北京中纺化工股份有限公司_新闻中心_禽流感羽绒原料价格涨六成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禽流感羽绒原料价格涨六成

禽流感后遗症:羽绒原料价格涨六成

 

五月,本该是李伯钦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而如今,他却陷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

  三十出头的李伯钦是温州艾乐制衣有限公司的老板,每年这个时节,正是他的工厂大批量生产冬季羽绒服的时候。

  但是今年,与李伯钦合作多年的羽绒原料供应商,拒绝以年初签订合同时的价格,继续为他供应原料。原因是受H7N9禽流感,羽绒涨价了。

  成衣订单已经接过来,如果不能按时得到原料,工厂的损失就大了。李伯钦说,原料供应商这样的违约行为,可能会使企业承受毁灭性的打击。

  李伯钦的遭遇并不独特,记者从温州市服装商会了解到, 温州3000多家服装加工厂都存在类似的情况。谁也没想到,这场禽流感也许将给温州的服装业带来釜底抽薪之痛。

  羽绒原料价格涨六成多 今年羽绒服肯定要涨价

  再拿不到羽绒原料,我们就要停工了。在李伯钦的公司,这位年轻的老板带着记者走进了公司的仓库:里面显得空荡,在一个角落,堆放着两袋羽绒——这是公司最后的食物

  其实,我们年初就和原料供应商签订了合同,当时的价格是每吨30万元。李老板说,几天前,供应商才打电话给他,表示难以践约,这才让他措手不及。

  供应商告诉李老板,受H7N9禽流感影响,家禽产业链下游的鸭、鹅副产品羽绒,成了稀缺品,最新的价格在每吨50万元以上。

  而这样的涨幅,是李老板的公司难以承受的。我们的订单早就出去了,和买家也签了合同,现在原料涨了一倍多,这笔亏损的钱,就要我们来承担。李伯钦无奈地说。

  李老板告诉记者,他的公司属于温州典型的服装生产企业,每年约生产10万件服装,其中,羽绒服2万件左右,需要羽绒原料约2吨。

  公司面临的损失非常大。李伯钦说,最近生意本来就不好做,这样一来,生存压力就更大了。

  记者采访中发现,目前,在温州的服装企业中,类似的情况普遍存在。

  不少企业为了完成羽绒服的订单,只能高价购买原料。为了和买家今后能继续合作,明知做的越多,亏本越大,也要硬着头皮做。温州龙湾的一家男装企业负责人这样说。

  原料上涨这么多,今年的羽绒服价格肯定也要涨,估计会涨一倍以上吧。一些服装厂老板这么说。

  收不到鸡毛鸭毛 原料供应商违约

  李伯钦也想过拿着合同,去法院起诉原料供应商的违约行为。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占理的一方,属原料供应商。

  这种情况,在法律上称之为情势变更浙江新中大律师事务所吕仕法律师告诉记者,服装厂和原料供应商在合同成立后,因为禽流感影响,导致了不能按原合同继续履行,在法律上是允许的。

  禽流感导致了原料上涨,这样的事实,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没有过错和责任的。吕仕法说,如果继续履行合同,对供应商显然不公平,因此,他们可以选择违约,并重新订立合同。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温州部分羽绒服的原料供应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位于杭州萧山的羽绒制品公司。

  据这些供应商介绍,他们违约的根本原因是羽绒毛料减少,全国的供应商普遍性地大幅度上涨价格。

  现在几乎没有人吃鸡吃鸭,连羽毛毛料都没了,我们再按原来的订单卖出原料,自己都承受不了。供应商们说,禽流感后羽毛毛料的收购价涨了近一倍。

  温州3000服装企业 有的可能会倒下

  这几天,李伯钦一直和他的供应商协商,以求尽量减少公司的损失。

  最新进展是,李伯钦和供应商终于达成了协议,我们按原价支付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按协商价格交付。李伯钦说,除了自救,他们也希望得到政府部门扶持。

  温州市服装商会秘书长王心阜表示,保守估算,温州服装企业每年共需羽绒原料约600吨。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如果原料成本上涨的压力全部让生产商承担,很可能导致一批服装企业停工,甚至倒闭。

  王心阜说,最近商会已着手调查近3000家温州服装企业的压力情况,由专人收集相关信息,并及时通过交流平台通报给企业,大家一起来想办法解决这个困难。

  另外从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了解到,近日他们也发出了呼吁,希望羽绒原料供应和生产商能相互沟通,尽快恢复羽绒生产供应链的正常运转。

  温州服装企业每年共需羽绒原料约600吨。如果原料成本上涨的压力全部让生产商承担,很可能导致一批服装企业停工,甚至倒闭。

来源:钱江晚报

 

 

 

公司名称:北京中纺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延静里中街3号
电话:010-65066701/02/03   传真:010-65073837
京ICP备05005728号 京公网安备11030102010447号
©2005